成都建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據庫:用人單位可查詢求職者前科

發表時間:2019/9/24   來源:環球網   作者:
[導讀] 日前,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專訪了全程參與該數據庫籌建的成都中院少年家事庭法官祝穎哲。他表示,大概在五六年前,法院就開始思考如何在前端預防和避免未成年人受到侵害。

每當發生兒童被性侵或虐待事件,大家都會感到憤怒。犯罪分子即使受到相應處罰,人們也總會擔心,當他們再次回歸社會時,是否還會再次侵害無辜的兒童。

9月11日,由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牽頭建立的成都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人員數據庫正式投入使用。此消息一出,立即引來紛紛點贊,并希望能夠大力推廣到全國,避免潛在的犯罪分子再次傷害兒童。

日前,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專訪了全程參與該數據庫籌建的成都中院少年家事庭法官祝穎哲。他表示,大概在五六年前,法院就開始思考如何在前端預防和避免未成年人受到侵害。建立這樣的數據庫供相關行業在招聘時參考,同時喚醒公眾保護未成年人的意識,對潛在的犯罪人員形成威懾。

成都探索

在前端建立數據庫 切斷對未成年人的侵害源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從依法嚴懲性侵害犯罪、加大對未成年被害人的保護力度等方面作出規定,并首次明確了“兒童利益優先”原則。

成都中院的法官們受到了啟發,從他們的辦案經驗來看,大多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尤其是性侵、虐待等都是事后彌補。他們認為,如何在前端做好預防、切斷犯罪可能性,才是最大限度地保護兒童利益。

近年來,全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頻發,其中不乏教職人員、醫護救助人員等利用職業便利作案,且呈現再犯罪率高等特點。建立一個可以查詢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的數據庫,限制這些前科人員再次靠近未成年人,似乎能為解決這個社會痛點打開一道門。

祝穎哲告訴記者,經過幾年的醞釀,他們開始與經常接觸未成年人的相關單位進行溝通,征求各家意見。“溝通協調的過程其實很順利,大家一致認可建立數據庫的必要性,可以說,目前外部、內部條件都比較合適。”

2018年10月,成都中院聯合成都市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教育局、衛健委等單位會簽了《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人員信息查詢實施辦法》。各成員單位可以通過數據庫查詢侵害未成年人利益的違法犯罪人員信息,包括因實施性侵、虐待、拐賣未成年人等行為受到刑事處罰或行政拘留處罰等。

以《辦法》為基礎,成都中院著手構建數據庫,由于信息保密要求較高且數據容量大,經過近1年的開發調試、數據錄入和應用培訓后,數據庫于今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目前,數據庫中的信息主要來源于成都地區法院審結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在對入庫人員的選擇上,首先對應特定被害人是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比如性侵未成年人、拐賣兒童等,然后根據其受到刑事或行政拘留處罰的時間長短及行為惡性程度,確定其犯罪信息入庫的期限,到期后自動移除該條信息。”祝穎哲說。

保密原則

行業主管部門可查詢 再反饋給用人單位

數據庫投入使用后,成都地區的幼兒園、小學、初中、幼兒及未成年人培訓機構等教育單位、醫療機構、社會救助機構、交通運輸行業等,在聘用人員時,可以向行業主管部門申請查詢。

在成都法院司法公開網的右側,有一個進入數據庫的窗口,名為“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公示平臺”,通過已開通的賬號和密碼,由各個主管部門進入查詢,然后將入庫人員的信息反饋給相關需求單位。

“每家單位的賬號是不同的,也有些許功能上的差異,比如公安就有錄入信息的權限,下一步我們還將錄入公安機關行政拘留處罰的數據信息。”祝穎哲說,將查詢和反饋的權限給到各主管單位,更加利于操作,提高效率。

在查詢頁面,記者注意到,輸入姓名后,會顯示入庫人員的身份證號、家庭住址、簡單的案情、刑期等,而且適當隱去了被害人的信息。記者獲知,這是基于對未成年人隱私保護的考慮。《辦法》還對查詢單位提出保密要求,對于入庫人員的信息要保密,不得對外公開。


除了保護未成年人,成都中院在設計數據庫時還保留了入庫人員的權利申訴救濟渠道。“如果入庫人員認為自己已完全悔改,不會再次侵害未成年人,可以向我們申請從數據庫撤銷其信息。我們會采取召開聽證會的形式決定是否撤銷,入庫人員可以提供心理評估等證據證明其不再具有危害性。對于符合撤銷條件的人員,我們會從數據庫中將其移除。”祝穎哲說。

平衡原則

既要保護未成年人 也要助犯罪人員回歸社會

今年5月,上海出臺了全國首個省級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限制意見,用人單位在招錄相關崗位時,應當要求應聘人員如實報告是否存在性侵害等違法犯罪記錄。用人單位對此負有審查義務,如果發現擬錄用人員有相關犯罪記錄的,則不予錄用。

同樣在5月,廣州上線了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對接教育局部門,在與兒童成長相關的特殊行業或崗位的人員入職程序上,建立犯罪記錄強制查詢機制。有侵害未成年人前科的人員,將不能在當地從事相關崗位。

今年2月,浙江省寧波市、慈溪市兩級檢察機關也研發設計了“性侵未成年人犯罪預防信息查詢數據庫”,負有未成年人保護、監管責任的相關單位,按照特定程序,可以向檢察機關申請查詢。

2017年12月1日,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依法對4名涉嫌強奸、猥褻未成年人的被告人集中宣判,同時會同9家單位共同發布《關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從業禁止及信息公開》,要求在刑事判決生效一個月后,這4名嚴重刑事犯罪人員的個人信息將通過司法機關的官方渠道向社會進行公開,并禁止其從事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工作。

此舉在當時引發了一定爭議。有觀點認為,公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員的信息可能會侵犯他們的隱私權,也不利于他們重新回歸社會。

在祝穎哲看來,其實從業限制和信息公開的做法都有依據,比如刑事犯罪的判決書里面就包括犯罪人員的個人信息和犯罪經過等。數據庫的建立只是將這些與侵害未成年人有關的信息進行整合和集中展示。

祝穎哲認為,在保護未成年人與助犯罪人員回歸社會之間,這個“度”的把握和平衡很重要,也是一個考驗。

“目前,我們依靠數據庫中的信息,為相關單位聘用人員提供參考,沒有直接禁止入庫人員到相關行業就業,同時也保留了他們申訴的渠道。未來在實踐中,也會根據現實情況進行調整。我們期待通過數據庫的運行能夠在實踐層面上為國家今后建立統一的數據庫,提供直接、一手的數據參考。”祝穎哲說。

各界聲音

為建全國性數據庫探路

還應設置強制性查詢機制

成都志愿服務聯合會會長 傅艷:

數據庫的建立很了不起,值得點贊。但同時要避免一刀切,可以從保障全體兒童的最佳利益出發,分類型、危害程度、再犯罪風險評估等考量入庫標準。她還建議,可以有更多兒童相關專業跨領域介入,同時對兒童性侵罪犯加大曝光力度。

上海市法學會未成年人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田相夏:

成都此次建立侵害未成年人利益違法犯罪人員數據庫的嘗試探索很有價值。建議進行一定實踐后加大強制力,從數據庫查詢提供參考過渡到強制設立準入門檻,推出從業限制方面的規定。同時,也能以成都的實踐作為范本,擴展到整個四川省。通過各地方的先行探索,為全國建立統一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據庫提供實踐經驗。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青少年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張雪梅:

如果不能保證這一數據庫被應該查詢的部門使用,似乎就失去了意義。所以我建議未來可以逐步建立對特殊崗位人員雇傭的程序性要求,建立強制性查詢機制,為相關部門在人員雇傭方面起到重要的把關作用。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7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