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檀:華為何為?(與任正非對談紀要)

發表時間:2019/6/3   來源:微信號葉檀財經   作者:
[導讀] 5月23日,任正非與我及其他三位資深媒體總編見面。這是一次一個多月前就約好的會面,未曾想采訪前幾天發生了一系列美國打壓事件,但座談如期進行。
今天很特殊,只發兩條推文,希望大家集中全部注意力,認真看完這篇文章,和任正非面對面,傾聽他的心聲;檀香們多多點贊,多多轉發。

5月23日,任正非與我及其他三位資深媒體總編見面。這是一次一個多月前就約好的會面,未曾想采訪前幾天發生了一系列美國打壓事件,但座談如期進行。

與此同時,十幾位檀香參訪了位于深圳的華為總部,調研華為實驗室、展廳等,以及位于東莞的華為南方基地、溪流背坡村園區。這是一次潤物細無聲的教育,檀香為從事的制造業而自豪。

我們的初衷是,到華為人呼吸的空氣中去!

我們想知道驚濤駭浪之下的企業,處于怎樣的生存狀態,更想知道,作為中國管理最先進、最具有國際色彩的高科技企業,華為準備怎么應對。歷史在我們眼下書寫,我們不能無動于衷。

作為中國最具創新力量的企業,華為何其幸哉!美國舉全國之力,乃至舉全球盟友之力進行遏制。

風暴眼中,華為何為?

5月22日晚,我到達東莞,準備第二天見任正非的采訪,參觀華為工廠和實驗室。

入住當晚,華為園區很安靜,綠樹成蔭,感覺不到什么壓力。只有穿梭的中巴,顯示有多少人進入。

靜水深流。

就在這一天,我從網上看到了各種消息,這家企業停供,那個產品停供,排山倒海的傳言圍著一家企業,求證了華為的朋友,絕大多數是假的。有一些消息,事后印證是真的。

這家企業受到了的關注,超過了一個普通國家受到的關注程度。

大家問,華為到底怎么樣,能扛住嗎?感覺到一點,華為已做好了準備。壓力在意料之中,要的是壓力測試。

國與國的了解,國民與國民的了解,比地球了解火星更難。

這就是我們面臨的現實,雖然很多國家對于美國的壓力心懷不滿,但日本也好、歐洲也好,對于我們同樣深懷恐懼,對我們不了解,沒有建立深厚的信任。建立信任需要時間,需要一個個的合作,一樁樁的生意。家國之事就此與企業之事,縱橫交錯,血肉交融。

這是任正非最近不斷接受采訪的原因,增加了解,增加互信,中國不可能獨立于世界而生存,美國同樣不行。

回到賓館,有人提醒,明天該問什么。

我沒有刻意準備,一來是因為華為、芯片這些資料已經看得很多,從產業鏈到股市表現,全都看了。二來任正非最近接受了很多采訪,內容足夠豐富。

任正非也認為,自己前一天在央視等采訪時已經講得很多,這次會面,聊聊天就可以了。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第二天的采訪,確實放松,這是一個預期之中的采訪。

任正非很透明,和我們在報道上看到的任正非一致,自信、堅持、清醒,偶爾會控制不住感情。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這次談話,他語言更加明晰,頭腦很快,表述清晰。基本上你問一句,他可以答十幾句,反應速度極快。所以,他一定是個受記者歡迎的人。

這是一個值得紀錄的人。

這篇文章,可以說是實錄,我前后加了文字,按照邏輯調整了前后秩序,刪除了一些內容,比如管理和股權架構,其他基本保持原貌。

為尊重其他總編,我主要用了我的提問和任正非的回答。


一、 要學習美國,學習各國先進經驗


大家上來首先問的問題是,中美總體之間有多大差距?

以下是任正非的回答。

差距很大,華為是個例,完全是奇葩。

我們成長起來是因為和整個社會隔離的,不受社會上的影響,自己干自己的。所以,我們又是孤立的,風很容易把我們吹倒。如果周圍有一個強壯的生態環境,風吹來可以相互擋一擋。

永遠不要對抗,世界已經走向全球化,已經是合作共贏的時代。也許我們這次對抗過去以后,全球再不對抗了。美國只要封閉起來成為孤立體,它一定會在世界落后。

現在,我們也不仇恨它,即使是伯爾頓、蓬佩奧也幫了我們很多,他們拿“鞭子”一抽,華為公司懶惰的人就不敢懶惰了,激活了組織,他們起到很大作用。

只是,他們動員別的國家卡我們,這點做過分了。

想國家富強就要向美國好的方面學習。不學美國,怎么繁榮富強?不要把仇恨和別人的先進混雜在一起。

問題:看完《美國陷阱》這本書,您覺得美國怎么樣?

任正非:孟晚舟不是皮耶魯齊,華為不是阿爾斯通,中國不是法國,結果會不一樣的。

我的意志沒有被摧毀。

我還是起飛去阿根廷,因為這個會議本來是孟晚舟主持的,如果我不去主持阿根廷改革會議,阿根廷改革沒有成果,公司內部上層到下層管理是混亂的。

我太太要等我出了海關飛機起飛了,她才睡覺,因為她擔心我萬一被海關給扣了。我冒著風險把改革文件做了,這幾個改革文件雖然只運轉了半年,但是對華為公司產生很大影響。我們改變不了外部環境,先把自己內部改好來迎接外部環境。

問題:你們家里的人對美國態度有變化嗎?

任正非:沒有,美國先進的地方一定要學習,不學習先進就不能超過先進,不能是狹隘的孤立主義。

美國是最先進的國家,要向它學習人才機制、法律制度。我們是后發展國家,不必所有事自主創新?

我們道路擁塞,香港那么多人口就不擁塞,為什么不學一學香港的道路管理學呢?我們軌道交通,為什么不向日本學習呢?

第一部分的內容到此結束。

那天談話,任正非強調學習美國,學習先進經驗。他對于差距認知極為清醒,比我們所能設想的差距更大,但這不影響華為幾十年如一日的努力。


二、 世界會走向開放,誰封閉誰就會落后


第二個大問題是,經歷了這些,任正非悲觀了嗎?

任正非沒有悲觀,以下是他的回答。

第一,我認為,中國會更開放。

我和西方媒體說,西方是坐在橫坐標上看中國,原點是德國、美國,他們已經改革了一、兩百年時間了,橫向看中國怎么都不滿意;我們是縱坐標看中國,原點是三十年前,今天和三十年前相比完全不一樣了,四十年前我們的夢想還是吃一個饅頭、吃飽一頓飯,現在說“怎么那么多肉”,價值觀開始變化了。

鄧小平開放改革,改什么?就是改利益分配。13億人民重新分配利益,這個“原子彈”非常大。開放的步子走慢了,“膽子大一些,步子大一點”;走得太快了,緊一些,來回收放,市場經濟在控制有效中形成。一定要有中控系統,在基本穩定的情況下走向市場經濟,不能太理想化。

第二,不擔心特朗普的封閉,擔心開放、低稅的美國,有強大的競爭力。

特朗普犯了錯誤,但是美國有糾偏機制,下一任總統出來會說“中美關系要搞好”,到處搞好關系,給大家一種信心去投資,低稅制不改變,產業都往美國跑。

恐怖的總統不是特朗普,是下一任友好總統,美國這么好的條件,把產業都吸走了怎么辦?

能實現人工智能的產業會往西方走,沒有工會問題、罷工問題,高工資、高福利都解決了。完全不能走向人工智能的產業,就往低成本國家搬,往越南、泰國搬。中國會面臨未來二、三十年產業分化走掉的挑戰。

第三,美國不可能團結所有的國家。

投資了,買了東西,才能改善關系。除非美國盡到責任,才能領導世界,美國不買東西,還經常打別人,有槍有炮有什么用,以后誰沒有槍沒有炮?

有一本書《美國陷阱》,阿爾斯通先進了,打阿爾斯通;東芝先進了,不是也打東芝嗎?日本有切身體會。

第四,我們對日本和韓國要有正確政策,要消滅民粹主義,狹隘的愛國思想是不正確的。

我們公司有不少日本員工,他們在這里就業,高高興興的,有什么矛盾呢?數十年前的事情,如果今天還在發泄,有害經濟共同發展。我們最終還是朝著未來看,讓中國人民富起來,讓人民經濟脫貧、解困。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第二部分談話到此結束,雖然中美現在有很大差距,但向國際先進經驗學習會縮小差距,并且,如果美國關上大門,落后的會是他們。只要我們大方向不變,就行。


三、 恨競爭對手嗎?不恨,要幫助產業鏈上的企業


任正非對競爭對手保持敬意,保持善意。

以下是任正非的回答。

美國這樣對待華為,沒有競爭對手的原因,美國的競爭對手其實都挺好的,挺身而出為我們說話。

這一次事件出現,華為會幫助生態鏈上的企業,不會并購上下游相關產業鏈企業,我們對他們的支援是真誠的,我們會幫助他們。

我們真是無私幫他們。外面說是傻事,怎么會是傻事?他站起來對國家有多大好處!因為我們有理論基礎,他們有工程能力。

國內跟我們搞同類器件的廠家,我們不視為競爭對手,讓他們來看看我是怎么研究的,告訴他們回去可以再研究,研究好了賣給我。就多有一個備份了。

我在公共關系的講話中提到,我們公司過去犯了大錯誤,財務按成本定價格,價格定得偏低了,就把西方公司搞死了,美國打我們是應該的,不打才是錯的,一定要消滅我們。

所以,我們不允許終端賣低價,必須向蘋果學習。

我總是表揚蘋果,蘋果舉著一把“傘”賣高價,終端也是一把“傘”,這樣才會讓下面小企業活下來。如果兩家屁股往下一坐,這些小廠家全部死光了,死光了就沒有產業群了。我們公司賣高價,就加大戰略投資,加大“喇叭口”投資,給大學支持。

華為云不是做生態鏈。

運營商BG是做管道,終端是水龍頭,以此為中心,云主要做黑土地。

我也講過,一個國家的黑土地是鐵路、公路、水泥、城市建設等各種基礎設施,這是硬土地,但硬土地長不了莊稼,就像戈壁灘一樣,還需要有文化、哲學、教育……等。我們國家在文化、教育、哲學……上的建設是不夠的,地比較薄,要向美國一樣發展“黑土地”,土地厚一些,就能長很多莊稼。

為什么說地“薄”?

高級知識分子個人所得稅太高。現在大量美國科學家回國,我們在香港建立基地,在香港也是一樣做研究,解決小孩上學問題,但個人所得稅率低。第一次人才大轉移是三百萬猶太人轉移到以色列,現在是第二次人才大轉移,美國排外,正是中國擁抱世界人才的時候,中國有些政策不適應吸引高端人才,要修改。

第三部分結束。任正非不恨競爭對手,覺得人家是老師,從技術到管理都是,學生為什么要恨老師?

他認識到產業鏈的重要性,對一些上下游產業鏈企業,心存感激,心存善念。那天,他再次感謝了有些企業的支持。估計華為今后會更多的幫助上下游產業鏈企業,這也能避免以后大風吹獨木。


四、 華為供應鏈究竟受到了什么影響?


這一部分的對話,講到華為供應鏈究竟受到了什么樣的影響。大家都很感興趣,但這部分內容不多。

問題:美國的各種制裁,對華為手機業務的影響和其他業務的影響有區別嗎?

任正非:有影響的,都有影響。

越高端的業務,越不會受到影響。

我們在最繁榮的時候,已經設計了最極端的狀況,因此,到了極端情況下我們就保持樂觀,而不是悲觀。

董倩問我,那架傷痕累累的飛機,如果打中“油箱”、“發動機”,飛機就飛不了,怎么辦?

(一架二戰中被打得像篩子一樣、渾身彈孔累累的伊爾2飛機,堅持飛行,終于安全返回。這張照片,這段時間是華為精神的象征。)

我們預先做了充分準備,它根本不可能打中我們的“油箱”和“發動機”,它打中的是邊緣性東西,這些邊緣性的東西不能做,關掉就可以了。

要做好充分準備。

兩軍在山頂遭遇時,第一次可能要拼殺,今天就是拼殺,下一次我們可能還會相遇,相遇時就擁抱。

為人類信息社會勝利大會師而擁抱,我們不會再拼刺刀。

當時所有高層領導都知道,十年以后要跟美國發生遭遇戰。現在十五年以后才發生遭遇戰,比我們預想的晚。

這肯定是持久戰,我們沒有考慮短期會結束的問題。如果美再動員更多的國家,對我們會有壓力,因為以前沒有做充分準備。

打擊華為會持續多長時間,我們也不能預測,但是我們做好了持久抗戰的準備。哪怕我們被打得只剩下9000人,還能東山再起。

第四部分到此結束。

就在編撰此文時,美國還在捏緊拳頭。特朗普到日本,不會只吃日餐。從封鎖技術、生產、芯片架構,現在美國主導的國際通訊組織開始封鎖。

華為做了準備,緊鑼密鼓的研究,但事態的變化,難有定數。相信華為內部也在反思的過程中,他們的復盤沒有止境。

到現在為止,沒有具體的數據可以量化華為受到的影響。

形勢不同,發展階段不同,華為以后不會進入價格競爭行列,產業鏈做大,對華為是最大的利好。


五、 最大的擔憂到底是什么?


這一部分對話,答案超出預料,任正非就像那架飛機一樣,傷痕累累,但內心堅韌。

問題:這段時間真的沒有痛苦的事情嗎?

任正非:沒有。因為我們不是上市公司,沒有外部壓力,只要我們心態好,做到什么就什么,壓力就不會大,全力去解決問題才是關鍵。

我們可能會有彈性收縮,有些部門開始被砍掉了,砍掉之后完成戰略轉移,我們不像西方是裁員。我們把這個部門關掉了,按照自愿的原則,安排員工到各個主戰場去建功立業。

當年我們裁減了業軟,一兩萬人,怎么安排?上海會議決定縮減。十年前,我就在批評這個部門,換一個領導,沒有做出什么成績,再換一個領導,都做得不對,最后還是裁。我跟人力資源講,是不是給他們先漲點工資再走。

裁了兩年以后,我去看這個部門,這個部門的員工根本沒有等到漲工資就跑了,奔到終端、云上去了。終端和云做得這么好,和裁掉的這個部門有關系,因為他們都是老手,做了復雜的東西沒做明白,換到了明白的地方,他們就很有能力。

今年舉行表彰大會,他們提出一萬人走紅地毯,我批了,最后只有幾千人走了紅地毯,每個人戴了一個軍功章。業軟的裁減給我們提供了經驗,我們很多部門被裁掉,都沒有任何恐慌,大家都理解這個事情,奔赴新戰場了。

最擔心懶惰。

因為有錢了以后,大家都有懶惰,所以要加快新陳代謝的步伐。不用醫生證明,就寫個條說自己感冒了,就批準病退。

最怕內部隊伍意志渙散。現在,每個部門都在講“保持隊形”,就是要保持隊伍不要混亂。

第五部分到此結束。

任正非怕華為怠惰,怕的是不能保持隊形,打是打不垮的,機會總在前面。

在這段里面,我省略了股權投資部分。太有錢,員工難免懈怠。雖然我們參觀了股權室,見到了華為董事會首席秘書江西生,但對華為股權仍然不是很了解。

社會同樣如此,那么多人探討華為股權,但華為的股東代表選舉這么重要的事情,連續20幾天,在媒體上關心的人居然是零。


六、 基礎教育,基礎教育,基礎教育!關系中國命運!
這是任正非最關心的事


任正非用很大篇幅講了基礎教育,他顯然認為,未來的競爭力,取決于基礎教育。中小學教師待遇差,尤其是農村老師,他痛心疾首。

問題:未來的競爭力在什么地方?

任正非:政府要做的,就是把農村教育辦好。

這么多錢為什么舍不得發給老師?現在國家制定了軍官福利條例,軍官在艱苦地區待遇比發達地區高。為什么不可以制定教師福利條例呢?如果到貴州教師工資比上海更高,貴州還會是落后地區嗎?

第二,要關心烈士子弟。

很多人為國家獻身,為什么不能像前蘇聯一樣建立少年軍校呢?國家供給制建立軍事學校,把這些孩子養起來,用特別好的老師來教育這些孩子,從小學、中學到高中,然后考試分流到地方院校,用軍事管理的方式幫助他們成人。否則誰還會愿意去當烈士?

我們公司為什么推崇衡水中學的教學?華為大學上課,要先看衡水中學學生跑步,為什么?一個中學生能做到的,華為大學為什么做不到?

華為大學都是博士、碩士,受過高等教育,包括國際名校教育,在前線幾年做出成功經驗的人再回來讀書,就像中央黨校一樣,再回去實踐,再回來讀書。

很多人不認可衡水中學的教學模式,但怎么就不允許人家應對呢?衡水中學至少把孩子們的意志提升起來了。我當然是支持素質教育的。

國家要把“人”作為第一要素存在,因為未來中美競爭壓力會很大。現在覺得“人”不值錢,物質最值錢,比如,科研經費大部分都要求用來買設備,而不是分給科學家。

現在大學錢不少,國家主要投給農村中小學,而且不要投到學校房子去,一個茅草房就行,主要提高老師工資。

抗大就是一條小板凳,黃埔軍校就是兩條綁腿,這是中國最好的名校。

教育為什么對中國那么重要?中國不在教育上投入二三十年,那就落后了。

中國就是要升級成發達國家,不能倒退成發展中國家,因為房子成本那么高、人工成本那么高、稅收那么高,沒有一樣不高,這時不向高增值產業走,已經沒退路了。

這種情況下只有產業升級,只有抓住教育,最重要的是農村教育。農村教育就是給教師漲錢,漲了錢以后大家都想去小學教師,小學教師好,何苦要去大城市呢?如果教師沒有政治地位、沒有經濟地位,讓人瞧不起,這個社會就一代不如一代。教師地位好的話,這個社會就一代強過一代。

我們只是微薄力量,我們做不起作用,這是一個社會問題,沒有黨和國家這么大的力量,辦不好教育。

我們在沖“上甘嶺”,總不能還帶著幾個小孩、幾個課本沖鋒,那還沖得上去嗎?

華為是吸納全世界人才,新西伯利亞大學連續六、七年獲得世界編程冠軍,將來我們會用五、六倍的工資挖他們到俄羅斯研究所工作。

如果中國沒有基礎創新、沒有基礎平臺,外國把平臺一抽,就空了。安卓一抽我們就空了,Windows一抽我們就空了。我們國家怎么創造平臺?要有理論,理論的基礎是數學、物理、化學、神經學、腦科學……。

我們花錢更大方,我們要錢干什么?高價時掙太多錢干什么,分給員工大家又會變懶,我們現在把錢送給科學家,支持他的項目。

第六部分到此結束。

任正非對基礎教育的重視,怎么強調都不會過。說到這一段,就像說到公司的支持者一樣,動了感情。

掌握英語、數學這些工具,進行基礎教育有多重要,反對中國孩子學英語、拼命讓孩子背誦的人,才是中國未來發展最大的絆腳石。損害中國利益的,是這些人。


七、 些許花絮,稍有八卦


這一部分,任正非講了一些瑣事,自己的一些向往。

問題:如果重來一次,您還想辦華為嗎?

如果重來,真心不想再辦華為了。

為什么我和家庭兒女感情關系不好?我到國外一出差,幾個月不回來,都是為了生存。有次我和大女兒和兒子談心:“爸爸沒有從小照顧你們,對不起你們,但是爸爸努力奮斗給你們創造平臺,你們覺得選擇哪樣?”他們說:“我們選擇平臺”。彼此就諒解了。

如果重新來一次,要跟著我老婆種地去,做長工,一到周末她就去種地,我跟著去,就是坐著那里玩。不會再創辦華為。

華為消耗了我的生命,我沒有孝敬好我的父母,那時我也沒錢。我父親去世,是因為在街上買了一杯過期的飲料,喝了拉肚子,去世了;我母親沒有手機,去菜市場路上被汽車撞死了,“子欲孝而親不在”,很難受。

第二,給兒女關心照顧也不夠,小時候也沒有跟兒女捉貓貓,這些很欠缺的。但是已經走上這條不歸之路,沒想到這條路這么崎嶇。開始想著我們做小一點,總是有希望的,沒想到在這個領域,如果不能做到第一,第二是活不下來的。

問題:您平時判斷問題的方法論是什么?如何判斷一件事重不重要,怎么做?

任正非:其實沒有方法論,我是一個雜家,四、五十年來我就是不斷學習。我年輕時是一本本書看,現在是橫向碎片化地看,但是我已經有了一本本書看的消化整理能力,再組合成自己的思維方式,更多看長遠的國際洞察。

一般我早上8點到辦公室,開始修改文件,9點開始開會,午覺之后多數時間開座談會,聽聽大家的想法。

我們內部都敢講真話,潘少欽寫了“任正非十宗罪”,我第一個收到,讀完之后我就貼到心聲社區全公開了,允許大家講真話。我們心聲社區上基本都是真話,我上心聲社區,主要看看跟帖對我們正文的批判是什么,從中了解情況。

有人說“你是思想家,注意安全,不要到處跑了”,我不接觸戰場,怎么產生思想?我要接觸前線,才知道真實情況。當然,這兩年我不怎么跑市場前線了,但是戰略性科研前線還是要跑的。

最后一部分到此結束。

記得任正非在回答不想辦華為時,他太太說,他不是愿意在家里過小日子的人,工作可能是他生命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的樂趣都來自于此。

家里人更了解,再來三十年,任正非還是工作。


尾聲


有幾件感動的事。

幾年前,我曾經穿過一條華為某幢樓一樓布滿綠蔭的走廊,摸了一把邊角,沒有灰。這次又摸了一把,還是沒有灰。

沒有聽到一個華為員工抱怨,沒有恐慌,不管是陳列廳,光交換實驗室,還是財務室,所到的地方,井然有序。

華為不是公眾公司,卻被逼成了一家公眾公司。參觀的人絡繹不絕,公司員工每個做著自己手頭的事。

沒有理想、沒有愛、沒有高效的管理、正確的激勵機制,不可能做到。

我看到心聲社區上,華為員工內部互懟,說有的員工素質不行,正因為有公開吐槽的渠道,情緒才有宣泄。

我沒有看到情緒緊張,反而體會到內在的力量,有一種“送兒上戰場”的感覺。當然,我認為這兩年華為可能招的人沒有那么多了,營收沒有那么高了,那又怎么樣?

到機場的時候,跟開車的張師傅聊天,他1997年就進了華為,說佩服老板。

我問,為什么?

他說,二十年前老板說的愿景,我們信不過,結果都做到了,變成現實。還有,老板把錢都分出去了,自己的股份只有一點點,這樣的人真的少。

問張師傅,你有股權嗎?有。

在深圳買房了嗎?哎呀,幸虧買了,現在哪買得起啊。

我們團隊參觀歐洲小鎮,參觀實驗室,感覺到的不是美,是專業的設計、施工,這樣的工作是有尊嚴的。

結束參觀的時候,團隊里最年輕的小伙子,95后,這次專門從澳洲趕過來的,問我人生和工作。

他是有感而問。他參觀了華為,不會忘記這些。我的回答是,熱情和堅持。為自己的愛去奉獻,值得。

離開園區,一只黑天鵝恰好在湖邊,大家圍著,拍了一張集體照。

那只黑天鵝扭動脖子,身子一動不動,被人潑水,也不動。園區里人不能靠近天鵝,團隊有人擔心天鵝的腳受了傷。

不知道是不是,現在還記掛著那只天鵝,希望沒事。 

任正非無意成為英雄,卻成為了瞭望者和先聲。即便備受打壓,依然強調學習美國,擁抱世界,中國第一批前瞻者的眼光,令人敬佩。此時說來,重如泰山。

我們期待華為堅強,更期待任正非所描述的,第二次相遇時的景象,站在人類信息社會的巔峰,實現開放和共贏。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誠哉斯言。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73彩票